<menuitem id="0uyas"><u id="0uyas"></u></menuitem>

    <span id="0uyas"><tr id="0uyas"></tr></span>
  1. <p id="0uyas"><dd id="0uyas"><mark id="0uyas"></mark></dd></p>

    <samp id="0uyas"></samp>
    <track id="0uyas"></track>
    <sup id="0uyas"></sup>
    <span id="0uyas"></span>

      您的位置:首頁 >數據 > 正文

      聚焦IPO | ??禉C器營收和利潤真實性有疑,大量關聯交易背后公允性不足-環球熱聞

      紅周刊丨趙文娟


      (資料圖片)

      雖然??禉C器報告期內的基本面表現出色,但背后卻是憑借著政策補貼、稅收優惠、關聯交易等條件去獲得的,若剔除這些因素影響,則其基本面還能否樂觀存在不確定性。

      近年來,??低曇恢痹诠膭顑炔繂T工創新創業,并建立起內部創新跟投制度,先后成立了瑩石網絡、??禉C器、??灯?、??滴⒂?、??荡鎯?、??祷塾?、??迪兰昂?蛋矙z8個創新業務子公司,覆蓋智能家居、機器人、汽車、醫療等多個風口行業,其中,做智能家居服務商的子公司已在2022年12月底登陸科創板,而做創新業務的子公司杭州??禉C器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禉C器”)的創業板IPO申請目前已獲受理,若這一上市計劃順利,則“??迪怠鄙鲜泄緦⒃鲋?家。

      表面上,??禉C器報告期內的營收和凈利都有著不俗表現,但若仔細分析依然可發現公司盈利方面存在“虛胖”嫌疑。此外,2020年8月以前,??禉C器并沒有自主生產線,完全依賴控股股東??低暱刂频暮?悼萍紴槠浯?,在產線切分之后,??低曇廊皇瞧浯罂蛻艏婀?,兩者之間的關聯交易滲透頗深,如此情況令人擔憂雙方之間交易的公允性。

      盈利“虛胖”背后涉嫌粉飾業績

      據招股書,??禉C器成立迄今不到7年時間,主要從事機器視覺和移動機器人的硬件產品和軟件平臺的設計、研發、生產、銷售和增值服務。成立時間雖不長,但報告期(2019年至2022年1~9月)內的營收和業績表現卻相當出色。報告期內,公司營收分別為9.41億元、15.25億元、27.68億元、28.1億元,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45億元、0.65億元、4.82億元、4.28億元,其中2020年營收和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61.97%、43.14%,2021年同比增長81.53%、640.71%,而2022年前三季度所實現的營收和歸母凈利潤甚至達到2021年的101.52%、88.8%。

      表面上,??禉C器的業績實現了跨越式增長,但若仔細分析可發現在其利潤構成中,稅收優惠和政府補助對公司業績貢獻功不可沒。報告期內,??禉C器享受的稅收優惠政策主要包括高新技術企業所得稅優惠、增值稅即征即退優惠、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優惠,三項費用合計達6041.24萬元、7382.09萬元、11800.76萬元、12697.39萬元,分別占當期利潤總額的133.37%、112.51%、24.74%、32.29%;同期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不含增值稅即征即退)分別為4254.36萬元、1498.41萬元、9091.21萬元、903.95萬元,占利潤總額的比例分別為93.92%、22.84%、19.06%、2.30%。由此來看,來自稅收優惠、政府補助的金額合計分別占到每年利潤總額的227.29%、135.35%、43.80%、34.59%,尤其2019和2020年存在重度依賴。就目前來看,雖然最新依賴度較2021年已經有明顯下滑,但占比仍不低,這意味著若未來公司享受的稅收優惠和政府補助政策發生變化,或相關主體不再符合稅收優惠的條件,則公司的盈利能力將會遭受到重創。

      值得注意的是,在營收、凈利急速增長背后,公司的現金流是長期處于“失血”狀態的。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是-1.38億元、1.03億元、-3.25億元、-3.98億元。此外,應收賬款賬面余額也在持續增長,分別為4.78億元、4.46億元、6.81億元、11.08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9.12%、28.39%、23.85%、38.02%,其中超過信用期逾期的金額分別達到1.29億元、0.86億元、2.07億元、2.9億元。也正因資金回收效率的不足,直接導致公司資金周轉及償債能力遠低于行業可比公司平均水平,報告期內,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83、3.76、4.69、2.65,而公司卻為3.69、3.41、5.07、3.25;流動比率、速動比率數據遠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資產負債率遠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

      可就在此背景下,??禉C器的壞賬計提比例卻值得商榷,其2019年至2021年的應收賬款壞賬計提比例分別為3.02%、2.42%、2.92%,而同行可比公司的壞賬計提比例均值分別為6.54%、5.92%、5.81%,是??禉C器的兩倍之多。分析??禉C器與同行可比公司應收賬款壞賬計提政策,《紅周刊》發現這背后是存在一定異常的。

      據《紅周刊》推算,如果按照同行可比公司的均值計提壞賬準備,??禉C器2019年至2021年還需分別多計提1677.88萬元、1552.45萬元、1964.78元壞賬準備,如此一來公司同期的凈利潤也勢必會大幅減少。

      具體來看,以1年以內賬齡為例,??禉C器應收賬款的各個賬齡區間中,1年以內賬齡占比均在97%以上,影響權重最大。在上述壞賬計提政策下,當可比公司1年以內應收賬款普遍以5%為計提標準時,??禉C器卻在自身應收賬款不斷增加的高風險趨勢下,將1年期內的應收賬款又分為信用期內、逾期半年以內和逾期半年至1年,其中信用期內應收賬款占比高達70%以上,其次是逾期半年以內的應收賬款。對于信用期內的應收賬款,??禉C器計提壞賬比例維持在0.7%、0.8%,而逾期半年以內的應收賬款的計提比例也不到5%。

      總體上,??禉C器一年以內的應收賬款壞賬計提比例要遠低于可比同行公司。這樣的比例調整所帶來的結果是,報告期內公司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分別為46378.28萬元、43797.39萬元、66780.46萬元、107636.81萬元,如果按照奧普特、凌云光、奧比中光、匯川技術等同行公司一年內應收賬款計提壞賬的會計處理政策,??禉C器2019至2022年1~9月將計提壞賬準備2318.91萬元、2189.87萬元、3339.02萬元、5381.84萬元,比現有政策要多計提壞賬準備1492.43萬元、1473.84萬元、1886.61萬元、3155.95萬元。顯然,若按照行業平均水平的壞賬準備計提比例進行計提,將明顯吞噬利潤,也因此,??禉C器壞賬準備計提比例遠低于同行的做法,或涉嫌虛增利潤以達到粉飾業績的目的。

      除此之外,與應收賬款類似,報告期內??禉C器存貨的賬面價值始終處于持續增長狀態,分別為2.62億元、8.32億元、12.11億元、17.28億元,而與之相對應的存貨跌價準備計提比例卻同樣出現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狀況,分別僅為0.6%、1.12%、3.27%、2.85%,與可比公司8%以上的計提比例均值差距明顯。

      綜上可以發現,??禉C器營收與凈利潤齊增的同時,并沒有現金流予以保障,加之應收賬款與存貨規模連年擴大,壞賬準備計提比例與存貨跌價準備計提比例卻雙雙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種種跡象讓人懷疑其為上市而有虛增利潤的可能性。

      關聯交易公允性讓人擔憂

      招股書顯示,??低暢钟泄?0%的股份,為公司直接控股股東,剩余的40%股份由青荷投資持有,而中國電科通過??低曢g接控制公司60%的股份,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恐鴥炔糠趸?,與剛成功分拆上市的另一家子公司一樣,??禉C器的業績激增背后離不開與??低暤年P聯交易。

      報告期內,??禉C器向關聯方銷售金額分別為1.02億元、1.18億元、1.41億元、1.1億元,占各期營收比例分別為10.88%、7.72%、5.1%、3.92%;向關聯方采購金額分別為5.27億元、10.08億元、2.47億元、2.05億元,占各期采購總額比例分別為82.61%、66.34%、12.41%、9.55%,其中絕大部分關聯采購和關聯銷售來自母公司??低暭皩嵖厝酥袊娍???梢哉f??低暭爸袊娍萍仁枪镜那拔宕蠊?,又是前五大客戶,這種模式難免讓人擔憂雙方交易的合理性和公允性。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8月前,??禉C器尚未建立起獨立的采購和生產體系,主要委托控股股東??低曄聦儇撠熒a職能的全資子公司??悼萍歼M行采購和生產,其中2019年和2020年??低暭爸袊娍埔恢闭紦?禉C器第一大客戶和第一大供應商的位置。在產線切分之后,??低暭爸袊娍埔廊皇呛?禉C器大客戶兼供應商的現實,讓公司業務獨立性可能存在瑕疵,而這點很可能在審核時引發監管層關注。

      在代工生產模式期間,??禉C器向??低暭爸袊娍其N售了巨額代工產品,這些代工產品均由關聯公司??悼萍忌a,讓人疑惑的是,??禉C器和??悼萍纪瑸楹?低暺煜伦庸?,為何??低暭爸袊娍撇恢苯酉蚝?悼萍假徺I產品,卻多此一舉找??禉C器進行購買呢?

      招股書顯示,2020年8月前,公司委托關聯方??悼萍歼M行生產,主要根據銷售訂單需求向??悼萍枷逻_采購需求,并向其采購成品,采購的內容主要為??悼萍即どa的機器視覺、移動機器人和無人機等產成品,其中機器視覺、移動機器人為公司兩大核心產品?!都t周刊》注意到,以這兩類產品為例,產線切分以前,即2019年和2020年,??禉C器機器視覺的銷售單價要比向關聯方??悼萍疾少復划a品的單價高出117.85%、101.87%;移動機器人的銷售單價要比向??悼萍疾少復划a品的單價高出201.09%、183.4%。很顯然,同一產品經??禉C器倒手后,價格出現了飛漲,如此情況不由讓人懷疑??禉C器業績激增的真實性(見表1)。

      疑惑不止于此,從兩類產品的單位成本和售價變動來看,2020年機器視覺的單位成本較2019年上漲5.94%,但銷售單價卻下滑6.29%;同期移動機器人單位成本較2019年下滑6.75%,銷售單價下滑了16.36%,如此異常的變動趨勢同樣需要公司作進一步解釋。

      更為詭異的是,《紅周刊》根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進行推算后發現,兩類產品的銷量真實性也有待商榷。通過機器視覺、移動機器人的銷售收入和單價可推算出這兩類產品的銷量(如表2),其中報告期內機器視覺的銷量分別為31.81萬件、65.58萬件、119.43萬件、115.7萬件;移動機器人的銷量分別為0.42萬件、0.67萬件、1.25萬件、1.43萬件。然而招股書在披露“主要產品的產銷情況”時卻顯示,報告期內機器視覺的銷量分別為24.97萬件、46.67萬件、87.59萬件、91.08萬件;移動機器人的銷量分別為0.32萬件、0.54萬件、0.95萬件、1.11萬件,這一銷量數據與前述銷量數據均不一致,且要低于前述數據。

      另外,產線切分之前,??禉C器尚沒有獨立的采購和生產體系,因此均按需采購成品后直接對外銷售,《紅周刊》進一步根據兩類產品在產線切分以前的采購金額和單價推算,2019年和2020年機器視覺的采購數量分別為27.08萬件、30.36萬件;移動機器人的采購數量分別為0.76萬件、0.77萬件,與上述銷量數據也難以匹配。顯然,公司提到“按需采購”是難以自圓其說的。

      (本文已刊發于3月18日《紅周刊》,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推薦。)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任何商業建議,投資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本站發布的圖文一切為分享交流,傳播正能量,此文不保證數據的準確性,內容僅供參考

      關鍵詞:

      熱門資訊

      最新圖文

      色综久久综合桃花网 好爽好硬进去了好紧视频
      <menuitem id="0uyas"><u id="0uyas"></u></menuitem>

        <span id="0uyas"><tr id="0uyas"></tr></span>
      1. <p id="0uyas"><dd id="0uyas"><mark id="0uyas"></mark></dd></p>

        <samp id="0uyas"></samp>
        <track id="0uyas"></track>
        <sup id="0uyas"></sup>
        <span id="0uyas"></span>